钓鱼

在我的童年记忆中,一提起爸爸就不由得联想到了钓鱼一词。老爸不好运动,却对钓鱼情有独中,它可与鱼别有一番交情:养鱼不说,更常钓鱼抓鱼。于是在这种气氛下,我也喜爱上了钓鱼

我的童年已调过不下十次鱼了,但记忆最深的,还是一家三口去郊区钓鱼那次。

鱼池很大,划分的类别也很多,但挑来挑去,还是选择了更实惠一些得鲤鱼池扎下营来。每次钓鱼都是我与老爸的一次较量,于是,梢做准备之后,比赛开始了。我注视远方,坚信自己绝对钓得比老爸多。于是,我使出吃奶得劲,用力一甩,“嗖”的一声钓竿即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串了出去,“扑通”一声扎入水中,势头吓也能吓死一条鱼了!慢慢的,浮漂升上来了,我心中想:哪条可怜的笨笨鱼会冲上来呢?可是十分钟过去了,连个气泡也没看见,垂头丧气的举起钓竿――搞错了吧!鱼饵不见了!难道鱼也有了先进武器,改良设备,比我还精?或者是鱼儿们也有道德败坏的?坑蒙拐骗东干得出来的那种?哎!下回钓鱼前还要先给鱼门上堂思想教育课。老妈看出了我气恼,在看看同样两手空空的老爸,啥时也不干得她开始吹起来:“笨!这么长时间了一条也调不上来,换了我这会这一湖鱼全上钩了!”

于是乎,或是老爸受了刺激,或是运气好装上了傻鱼(总之不是实力),竟钓上了一条鱼,还不小!老妈又开始了挑波父子关系,结果我们父子俩全受打击了,可是老爸受的打击起了正面作用,不一会儿工夫又多了两三条鱼;而我受的打击起了负面作用,连鱼长什麽样都忘了还是一条也没上钩。

老妈的表一定有问题,两小时怎么比眨眼还快,这就要走了。撇一眼老爸的鱼篓,五条!蒙的,这绝对是蒙出来的!(其实也不算什么),在看看我的,半条都没有。在老妈的催促下,爸爸开始收杆了。我还是不死心,吵着闹着在下最后一干。于是,在老爸老妈众目睽睽之下,我抛下了最后一干,根本不抱什么希望。望着因湖面波动而时上时下的鱼漂,我都快睡着了。一分钟――水面一如既往;两分钟――水面一如既往;三分钟――水面一如既――等等!突然间,浮漂以每秒三千光年的速度开始下沉,于是我提起精神,下意识的抓住托在架子上的鱼竿,半秒过去了,鱼漂依然在下沉,于是我断定不是鱼在试探真假。我用力一提:原以为是一条大鱼,结果太用力了,直接把鱼提出水面悬在半空中,是小鲫鱼。定睛一看,我傻了“两条!”我叫了出来(钓过鱼的都知道手杆有两个钩的鱼线)。一箭双雕!成双的呆鱼我还第一次看见。老爸老妈也惊呆了,史无前例前所未闻(在哦家)!老爸也惊呆了,这种情况实在不多见。当时的我受宠若惊,不断惊呼,然后仰天哈哈大笑,觉得自己太厉害了。虽然掉的总数不如爸爸,但绝对比爸爸钓精彩。于是一路上我不断自夸天才,高兴的忘乎所以了。

那次钓鱼现在还记忆犹新,虽然曾经一次一口气钓了22条鲫鱼,但当时具体情景已渐渐淡忘了,而这次遭遇将永生难忘。童年的我喜爱钓鱼,现在的我也喜爱钓鱼,将来的我会更喜爱钓鱼,看来鱼和我家有深厚的友谊呀!

上一篇:摸螺丝
下一篇:滴水亘心
相关信息

使用搜索工具,可以更快找到你想要的资料!

特别推荐
最新资料