回首满是不舍

姥姥走了,走得并不突然。她走之前,经常要去的地方是医院。

晚自习,平常的不能再平常,在老师日复一日的督促下,我们的成绩在一点一滴的提高,一张张成绩单无声的掩埋了三尺讲台上,老师声音沙哑,身影日渐瘦削。在这种司空见惯的平静中,尖锐的铃声击碎这来之不易的安静,老师走过来,在我耳边小声耳语了几句,我收拾好书包匆匆奔向车站。

早知道老人有离开的一天,父母一般不让我参加这样的告别,但我威胁父母:“我都要上高中了,她是我姥姥,离开时,我要在她身边。”

在这个充满鸟语花香的傍晚,阳光有些不舍,它最后一次亲吻地平线后,悄然将自己和众多路人的身影隐去……

医院,到处弥漫着消毒水的味道,它让我感到压抑。相比病愈展开笑颜出院的患者,躺在病床上呻吟的人更多。医院的小门在傍晚6点钟准时关闭了,电子表跳动的数字显示此时是6时零1分。

在交费处巧遇妈 妈,早已猜到结局的我还是问道:“姥姥怎么了?”我希望妈 妈给出的回答,与我心中所想截然不同,我想让天真催眠自己,我真是最愚蠢的人。

我的姥姥此时正躺在床上,似有呼吸,平静自然……妈 妈说:“你姥姥刚刚去世了。”

我的平静的令自己都感觉害怕,“哦。她走了……”这就我对自己的回答,简单,唐突。这就是人们常说的生离死别?

病床上逐渐僵硬的躯体向我昭示现实的残酷,哥哥是姥姥的孙子,作为单亲家庭的孩子,他常年与姥姥一起生活,哭得特别伤心。

我多想像哥一样,抛去莫名的冷静,放任自己一次,让自己哭得像个泪人,但我只是苍白无力的苦笑了一下,一滴泪都没有掉落。哀莫大于心死,之前,爸爸带我游走山河的时候,经常给我讲关于生死的故事,他说:“死是再一次上路和旅行。”

去殡仪馆的路上,我和哥哥故作轻松地讨论不相干的话题,心里却各自心照不宣……告别的地方布置的华丽且温馨,与我想像中的冰冷大相径庭,大家纷纷用自己最温和的语调诉说着不尽的悲伤,我红着眼睛倔强地站在一旁一言不发。

这是我人生第一次近距离目睹死亡,父母只是拉着我的手想带我离开,我低头的时候在想:姥姥,通往天堂的路一定会很平坦,抬起头不要怕,我在这里目送您前行。

铁门落下的“咯吱”声使我突然醒悟,回过头,一滴泪循着面颊留下来,我似乎能听到掉在地上的声响。回首不舍,明日依旧继续,我多希望,姥姥可以在天际看着我,因为这样,我就可以让她看到我最自信的笑容,自信迎接一切挑战的笑容!

相关信息

使用搜索工具,可以更快找到你想要的资料!

特别推荐
最新资料